【妻子和闺蜜在孟买旅游的遭遇】

  上次说到9月11日那天,通过Skype瞭解到老婆又去了印度,而且被那个狗屁贫民区国王玩弄於手掌之中,而且还说会让我看到更精彩的表演,其实当时我心里真的一片空白,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又痛苦,又心酸,又性奋,在去机场的路上还看着别的身材好的女人想像着她们被那个贫民区国王玩弄会是什么样子。
  9月12日,我坐了飞机再次来到孟买,德里克很准时的在机场接到了我,在去贫民窟的路上,我在车里问他:「你觉得这个事情能不能结束了,那胖子到底想怎么样?」德里克无奈的说:「老闆,我估计他最多再玩两三天也就腻了,国王手下各种各样的女人太多了,他不会对一个女人锺情太长时间的。」听他这么说,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问德里克要了一支烟,默默的抽了起来。
  到了老地方,那个有枪的保安还是搜了我们的身,然后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让我进去。我当时真想一脚踢到他的卵蛋上,然而也只能想想,如果我踢爆了他的蛋,估计我就从旅客名单里消失了,老婆也一辈子在这里当妓女,那太恐怖了。
  进了屋子,我直接往监控间的方向走,保安拦住我,和德里克说了两句,德里克告诉我:「老闆,国王说你千里迢迢过来,累了,先休息下,节目要过一会再开始。」说着,带我去了另一个房间,里面有好几个只穿着一身薄纱裙的女人给我倒饮料、给我端来食物。
  在我和德里克享用食物的时候,一个女人给我按着肩膀,另一个女人直接钻到桌子下面,拉开了我的拉炼,掏出了我的老二含进嘴里. 这次我没有拒绝,心想着再拒绝我就是傻逼了,老婆被别人操,我还装什么正人君子?去他妈的吧!
  在享受了美食并且射进了女人的嘴巴以后,德里克和保安带着我走过一条通道,当门打开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小型的酒吧,当然你别以为是国内那种很奢侈的类型,只是简单的十几张桌子,一个吧台。
  对着门是一个比较大的舞台,十几张桌子上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人,看上去都是些有身份的傢伙,德里克偷偷告诉我,那些大多是孟买市有身份的人,比如警察、卫生局和生意人,各种黑白两道,甚至还有一些上层宗教的人,让我千万注意不要惹什么事。
  在人们都坐定以后,只见那个胖子从幕后走出来,唧唧歪歪的说了一大堆以后,那些桌子上的人都站了起来,拍着手,不停地往舞台上观望。接着,从舞台后面走上来一个黑乎乎的小女孩,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胖子又唧唧歪歪的说了一通,德里克告诉我,那个女孩是被父母卖到这里来做妓女的,我心说这小女孩能卖什么价钱,皮肤黑,脸型也只能说普通,最主要的是太瘦了,简直没几块肉,也难怪其他人都没表现出太大兴趣。
  胖子又拍了拍手,我就见到我老婆从舞台后面走了出来。之前有说过,老婆长得有点像那英,颜值不是太好,但身上还是有些肉的。当老婆走上来的时候,台下那些人都开始起鬨,有吹口哨的,有拍手的,甚至还有人直接掏出一大叠钞票在手上挥舞。
  胖子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说(为了节省版面,不看上去那么啰嗦,我就不每次都写德里克翻译了,请各位见谅):「各位先生老爷,今天这位来自Z国的婊子因为在我的赌场欠了很多钱,只能留下来当婊子还债。她和这个小姑娘做一个比赛,比赛共分为三场,三局两胜,赢的那位,今天可以获得休息的权利,并且获得1000 dollar的奖励;而输的那一位,今晚将免费成为在座各位的奴隶. 那么,接下来就开始比赛吧!」
  我心里一惊,心想这下糟糕了!平时在家里什么活都是我来做的,老婆几乎就是看电影、看小说、看电视剧。也不知道比赛什么,不知道老婆胜算大不大,要是输了,那估计就得活活被这群印度佬给操死了。
  然而台上的老婆并没有做出什么表情,也许上台前死胖子已经和她说过了,只是她的拳头捏得很紧,可以看出老婆现在是非常紧张的。
  然后,胖子宣佈了第一场比赛:「第一场比赛,格斗. 相信各位老爷平时已经看惯了男人之间的拳赛,这次就让这两个婊子给各位老爷来一次格斗比赛,谁的奶子先碰到地面,谁就输了。」
  我心里一阵草泥马,这明显是不公平的比赛,老婆身高165左右,胸部是36C,但那个印度女孩胸部估计目测只有32B。我刚想站起来抗议,德里克就把我拉了下来,他说:「老闆你疯了,你别搞什么事,难道你想让你老婆知道你也在观众里吗?」我只好坐了下来,祈祷老婆的身高和体重优势能帮助她获得胜利。
  比赛开始了,老婆和我想的一样,估计是想利用自己的身高和体重优势一波把印度女孩压倒。然而印度小女孩因为小巧的身材,没有给老婆抓到她的机会,直接绕到了老婆的背后,一下子跳到老婆的背上,老婆差点就扑倒在了地上,还好小女孩并不重,老婆用手翻过去想把小女孩拽下来,那个小婊子竟然一只手抓着我老婆的头发,一只手死死捏住老婆的胸部,老婆的胸部都被她捏得变了形。
  老婆吃痛,「哇哇哇」的乱叫,下面的观众则是非常开心,哈哈大笑,还吼着:「打呀!把这个Z国婊子打趴下,我给你10 dollar奖励!」「对,把这个Z国婊子打倒,我也给你10 dollar!」老婆并不知道下面的人在说什么,但印度小婊子是听得懂的,她用足了力气扯老婆的头发和胸部,老婆突然灵机一动,带着小女孩一起侧卧下去,想藉此把小女孩压倒在地板上。然而成也大胸、败也大胸,在倒地的时候,老婆因为胸部比印度小婊子大得多,结果比小婊子的胸部先碰到地面。
  第一局,小婊子赢了。台下的观众兴奋的拍着手,还有人直接把硬币丢给了台上的印度小婊子,但被保安阻止了。
  第二场比赛,胖子从台下各挑选了三个观众上台,比赛的目标就是两个女人可以先各自把玩自己这边的三个男人的鸡巴五分钟,这六个人都被标上了号码,之后老婆和小婊子会被蒙上眼睛,再次把玩自己这边三个人的鸡巴,并且说出号码,对得多的人算赢.
  比赛开始,印度小婊子也许年纪太小或者经验不足的关系,只知道用手去比鸡巴的大小,但是她忘记了男人的鸡巴会变形的;而老婆这时候聪明了,先用手把那三个鸡巴撸硬了,先大概把玩了一下尺寸,然后竟然跪在那三个男人面前,一个一个用嘴含住他们的鸡巴,三个男人兴奋的抖动起来。台下没上去的人群发出不满的声音,抱怨着刚才怎么没选到自己上台。
  五分钟很快到了,老婆和印度小婊子被戴上了眼罩,然后两边的三个男人互相被打乱了顺序。印度小婊子还是只会用手去摸大小,而老婆则在摸完大小以后又把三个男人的鸡巴含在嘴里,结果,印度小婊子只猜对了一个,而老婆则三个全猜中了。
  胖子很好奇地问老婆是怎么分辨出来的,老婆说:「我先把他们的鸡巴撸硬了,然后用鼻子和嘴去分辨他们的气味和味道。」胖子很惊讶,没想到老婆还会这一招,似乎十分不高兴老婆赢了,在老婆的屁股上「啪啪」打了两下,老婆只好低下头不停地说:「老爷别打了,老爷别打了……」接着,胖子宣佈第三场比赛,这次是要两个女人各自在自己的屄和屁眼里夹一枚鸡蛋,然后两个人绕着舞台走,谁的两个鸡蛋都先掉下来,谁就算输了。我心想,老婆的小穴还是比较有力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接着,两个保安开始往老婆和印度婊子的屄和屁眼里塞鸡蛋,当我看到保安轻易地就把鸡蛋塞进老婆的屄和屁眼的时候,我心想,天哪,老婆到底被胖子和多少人搞过多少次,怎么短短两天里屄和屁眼就那么松了?
  没等我多想,第三场比赛就开始了,老婆和印度婊子都走得很慢,防止鸡蛋滑落下来。然而可能老婆比印度婊子要敏感多了,走了没两圈,老婆下面就出现了闪闪的水光,出了淫水,只听「噗通」一声,老婆屄里的鸡蛋就先掉了下来。
  台下的观众看了很兴奋,估计都在盼望老婆输,因为印度的婊子他们每天都能玩到,而Z国的女人估计他们玩得并不是很多。
  在走到第五圈的时候,印度婊子屄里的鸡蛋也掉了出来,现在她和老婆都走得特别慢,然而估计老婆这两天被胖子操屁眼操得太多了,老婆屁眼里的鸡蛋终於比印度婊子的先掉落了下来。
  胖子宣佈了结果,台下一片欢呼。而老婆站在那里瑟瑟发抖,她知道,自己的地狱就要来了。
  胖子从箱子里拿出了1000 dollar给了印度婊子,台下的观众也给了她一些硬币和零钱,她在感谢了大家之后就走进到了后面。而这时候,两个保安从后面抬了一张很大的床来到了舞台上,胖子则让观众从箱子里抽选号码,按规矩抽到号码的人,可以一个一个上去玩弄我老婆,当然如果有号码前后相邻的,也可以在商量后两个人或三个人一起上,一次最多上三个人。
  德里克很意外的没有上去抽号码,我很感激他,拿出了一叠钞票给他,他没要。谢天谢地,哪里都是有好人的。
  第一个上去的是一个矮胖子,他上去之后什么也没说,直接抓着老婆的头发让她跪在地上,掏出自己的鸡巴直接塞进了老婆的嘴里. 也许这两天老婆被胖子玩得够多了,也习惯了,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咳嗽流眼泪,而是主动地开始吸吮着矮胖子的鸡巴。矮胖子抓着老婆的头发,拉起来按下去、拉起来按下去……还好他不算太厉害,不到三分钟就射进了老婆的嘴里.
  矮胖子显得很满意,在老婆的脸上拍了两下就走下了台,胖子立刻就走过去和他攀谈起来,也许是在谈什么合作,谁知道呢!
  第二个上台的是一个五官扭曲的人,德里克说那是卫生局的头头,我想卫生局的头头应该挺讲卫生的,不会弄些什么么蛾子出来,然而我没想到的是,他却是一个十足的变态.
  卫生局的头头(这里称他为卫生局)走上台,先是很温柔的抚摸着老婆的肉体,老婆似乎也松了口气,之后,他要求老婆平躺在床上,老婆照办了,然后卫生局和胖子说了两句,胖子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让保安从后面拿来了一些蔬菜,有萝蔔、黄瓜、葡萄之类的。
  只见卫生局将这些水果来来回回地塞进老婆的阴道和屁眼里,然后飞快的用手抽插着这些水果,老婆吃痛,「嗯嗯、啊啊」的叫了起来,这愈发刺激了卫生局,卫生局甚至同时在老婆的屁眼里塞进了两根黄瓜,就这样来来回回换着蔬果抽插老婆。
  最后,他竟然变态的把那些抽插过老婆屄和屁眼的蔬果全都吃了,还表现出一副超级满意的表情,就连台下的一些观众都在议论着,然而卫生局很无所谓的样子,轻轻的吻了一下老婆的屄,就下台了。
  第三个上场的也是一个变态,他让胖子拿来蜡烛,玩起了日本人那套滴蜡,几乎把老婆的屄和屁眼都用蜡油封住了。他一边打着飞机,一边滴着蜡,最后射在了老婆的脸上。
  因为观众太多,我也无法一一给各位看官描写了,总之就是老婆身上的三个洞几乎都射满了精液,屁股、大腿、胸部上都被捏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然而老婆貌似接受了这样的事情,很配合地任人玩弄,直到结束。
  我和德里克提前离开了,怕被老婆发现. 胖子走出来和我说:「你可以和你的朋友各挑选一个妓女,今晚好好享受享受。我很感谢你太太配合我做了这次活动,让我和各界人士取得了更亲密的关系. 」
  我想,胖子你他妈的真是聪明,用别人的老婆来给你换取和各界人士的亲密度,越想越气,我也不客气的说:「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就要刚才那个和我老婆比赛的婊子来伺候我。」我本以为胖子会说已经答应她放假了什么的,结果他竟然二话不说就让保安把那个印度婊子带了过来,陪我进入房间.
  之后,我用各种手段折磨了这个印度婊子,是她害我老婆输了比赛被那么多人操,我用皮带抽打她,用蜡烛油滴她,按着她的头用老二顶着她的喉咙射她。
  为了报复,我还问胖子要了一粒蓝色药丸,吃完以后又在印度婊子的屄和屁眼里各操了一轮,才稍微消了消气。
  9月13日,中午,我想让德里克去问一下胖子是否玩够了,可不可以放我老婆回国了,德里克说:「老闆,你去问了反而只会让他觉得你很在乎你老婆,会刺激他多留你老婆两天,不要去问,也许这两天他就玩腻了。」我心说德里克说得有道理,也就继续跑到监控室去看胖子玩弄老婆了。
  老婆现在已经很乖巧了,主动地舔弄着胖子的鸡巴和屁眼,甚至自己扒开屁眼坐到胖子的鸡巴上摇晃起来。我心里一阵感歎,这如果是伺候我,那该有多爽呀!
  到了13号晚饭的时候,胖子过来说:「今晚我想做一次善事。」我原以为他的意思是放我老婆一马,今晚让她好好休息,结果胖子说:「贫民区里,我的人民有很多一辈子都没享受过像你老婆这样的女人,所以今晚我会带你老婆去给他们享受一下,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一起去看看。」我当时心里就在说,操你妈的死胖子,你他妈人那么胖、鸡巴那么长,竟然还那么聪明,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啊?然而想归想,表面上还是笑着答应了,不答应又能怎么样呢,他还是会带着老婆去做慈善的。
  到了晚上9点左右,保安来叫我和德里克,然后把我们带到了贫民窟最贫穷的地方,一股臭味立刻把我熏得差点晕倒过去,幸好德里克扶住了我。只见前面铁道旁边有上百个人围在那里,我和德里克走近一看,只见老婆被贫民们围在里面,身上到处都是手,有的在摸她的奶子、有的在抠她的屄,还有的在摸她的屁股和屁眼。
  老婆很害怕,胖子则很开心,和贫民们说这个婊子是免费给他们玩的,但不能伤害她。一些贫民当即给胖子跪下,口里大呼感谢万岁什么的,而一些女人在悄悄的说这个Z国婊子真是不要脸什么的。
  之后跟在胖子的酒吧里一样,贫民们一个一个排好队开始操我老婆,他们的鸡巴上很明显的有着许多污渍,估计很多人很久没洗过澡了,有个印度老头甚至还蹲坐在老婆脸上让她用舌头帮他洗屁股,老婆都一一照做了,甚至连舌尖都伸进他们的屁眼里去了!我心想,我以后还要亲吻她吗?我的天。
  14号,胖子又是一整天都在老婆那间屋子里玩弄她,各种花样玩了个遍。
  然而就在14号下午,胖子和我说已给我订好了晚上的机票,我说:「你还没有放走我的太太。」胖子说:「你难道想你太太现在出来见到你吗?」他说,已经给我老婆也订好了15号中午的飞机回国,让我安心回去等老婆回家就是了,另外还说很感谢我老婆带给他的享受,他会当着老婆的面把那些影片都删除的。
  之后我坐了14号的飞机回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还给老婆的手机打了电话、发了短信,表示很着急,「怎么一直关机啊」、「要报警了」之类的。
  15号中午,老婆回到了家,我上去拥抱住她,抱得紧紧的,也不管她有没有漱过口,和老婆来了个长时间的法式香吻。老婆还假装笑嘻嘻的推开了我说:
  「哎呀,臭老公,累死我了,让我睡一觉好吗?你的来电和短信我都看到了,实在很抱歉,因为外地那边的财务数据太乱了,我都没时间去买个充电器。」虽然明知是很假的谎话,但我也只能应和着:「没事宝贝,你回来就好了,可把老公急死了,都快报警了。」老婆眼里流出了泪水:「对不起,别生气哦,让你担心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听到她这么说,我可以相信胖子真的是在她面前毁掉了一切证据,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找她了。
  「那么等这次国庆假期,我们再去泰国旅游吧!」我故意问她,老婆则一拳打到我胸口上说:「旅游个屁啦,旅游也没什么意思,还累人,国庆假期我们就在家里好好睡个懒觉吧!」说完,她低下头似乎想着什么心事,然而没过几秒,她就抬起头笑着说:「国庆我们在家里好好爱爱吧,臭老公。」我给了老婆一个微笑,紧紧地抱住了她